陈乐香:不离不弃,只因爱得深沉

发布时间:2014-03-17 15:00 作者: 刘芳军 来源:邵阳新闻网

她经历过丧子之痛,那是一名母亲最不想承受的身心折磨!她遭遇过住房起火,那是一名主妇最不愿发生的失家之苦!

如今,她正为丈夫的重病操尽了心,一筹莫展却从未放弃!虽然,住在低矮窝棚,与女儿的相依相偎却那般情真意切!

一波又一波的苦难痛了她的心、湿了她的眼,但47岁的她相信生活有一天会好起来;不离不弃中,她那深沉的爱,朴实执着、动人肺腑!

陈乐香在准备着面条晚餐。

低矮的窝棚是她的家

城步儒林镇,县城的一座座楼房间,一棵大树正葱郁挺拔,以至于让很多人都不会留意到树下的那个低矮窝棚,那就是陈乐香的家。

4月17日下午,身着已发白的灰色裤子、破袖牛仔衣的陈乐香,正用瘦削的双手在“厨房”剁着木条生火,为自己和女儿准备面条晚餐。盛米的小塑料桶内,年初娘家送来的米已经只有薄薄的一层。两米不到的房顶,用捡来的破广告牌、塑料板、木板、塑料膜盖着,已被熏黑。顶上木条挂着的一个个塑料袋中,装着别人丢弃的、对陈乐香来说或许有一天会用得上的物件。

阳光从称之为“墙”的木板中透了进来,让“厨房”有了一丝光亮,却让人更加震撼于眼前的境况。10平方左右的空间里,一片凌乱中,被木板隔成了两部分;一边摆着床,那是“卧室”,除了说不上名字的杂物,还有一个半边铺上水泥板、半边铺上泡沫条的木架子,那是陈乐香女儿的“写字台”。“厨房”里,几块砖围成的灶台,一个破了洞的铁锅,还有装着数个小碗的旧木桌……

“2009还是2010年搭起来的,我记不清了。只记得是父亲和自己花了一个月时间,用捡来的东西拼起来的。”陈乐香洗着准备放进面条里的三个红辣椒,瞄了一眼穿梭而过的老鼠,试图地回忆起这窝棚搭起来的日子。

“住着倒是不怕,就是下雨时会漏。”对于这个自己搭建的“房子”,陈乐香显然很珍惜,虽然寒酸但毕竟是容身之所。所以从重庆住院的丈夫身边回来的这几天,她还用别人不要的水泥将地面硬化了一小块。而这段时间,却又是她最煎熬的日子。

陈乐香牵着女儿的手走出家门。

重病的丈夫是她的痛

她是回来筹集丈夫的医药费和生活费的。自从丈夫3月份到重庆治病,短短的时间里,已经花了到处凑的6千多元钱,还欠了医院好几千元。这次赶回来筹钱却让陈乐香再次急红了眼:“我好急好急。但又不敢也不好意思再向亲戚开口了。”或许对她来说,求人借钱也如同那一波波磨难,让她倍感酸楚。

自从和丈夫组建家庭之后,她满心希望美好生活的来临。尽管当时丈夫的家庭条件不是很好,家里还有一个腿脚残疾的老母和精神有障碍的弟弟,而丈夫仅靠做苦力活挣些钱。

不久后儿子的出生,带给了夫妻俩无限的乐趣和希望。尽管家庭的经济负担更加沉重,但丈夫更加卖力,陈乐香则在儿子不到一岁时,就开始在附近一边打短工补贴家用,一边照顾幼儿和腿脚不便的婆婆。然而,随后的一场急病,却让幼小的生命逝去,带着本来就紧咬着牙关坚挺的夫妻俩的奔头一同远去,带来的满是巨痛阴霾。

直到2005年,女儿的出生给了他们新的希望,两口子格外谨慎地照顾着家里的老小,日子渐渐有了“滋润”起来的迹象。然而,上天似乎总和她过不去。2007年初,一场灾难再次降临。

邻居家蔓延的火灾,将陈乐香家砖木结构的房子烧成了灰烬。后来在儒林镇政府以及相关部门、爱心人士的帮助下,总算度过难关,而她婆婆在火灾后却变得神志不清,最后瘫痪在床,需要照顾。生活还得继续,陈乐香并不认输,相信只要两个人努力,会好起来的。她开始带着1岁多的女儿卖小菜、摆地摊、补衣服,勉强维持生计。

但是,灾难远未结束。2008年,正打算修房子的丈夫被查出患有肝腹水,晴天霹雳让陈乐香懵了,她不敢相信不幸为何总是如此“眷顾”。幸好在各级政府、部门的帮助下,在她为丈夫治病四处奔波中,丈夫的病情才没有快速恶化。但到了前年,勉强还能做工的丈夫突然觉得脚使不上劲,最后借钱到医院检查才知道,他的脚髋骨坏死,随后完全失去了劳动能力。

“前前后后已花费了十来万,其中大部分是借的。最近到重庆一家医院治疗,又欠款了。”而此时,已不能“苛求”得到娘家的帮衬,陈乐香的父亲去年被查出得了重病也花了一大笔钱。但焦急的陈乐香,仍在努力着,希望凑些钱带给丈夫“把他的病治好,尽力量挺过来。”

一组让人心痛的照片。

乖巧的女儿是她的宝

吃着小半碗面条,穿着不同颜色的袜子,陈乐香的女儿不时跑到妈妈身边,附在耳旁说着悄悄话。

“很贴,很暖。自从房子被烧了以后,就没有给女儿买过新衣服。”说起女儿,陈乐香充满愧意。但她却在煎熬中关注女儿的一切, “成绩还可以。一年级时,老师说她的拼音很好,今年的数学差了很多,可能是压力太大了”、“常常抱着我说:‘妈妈,我爱你。’”

当陈乐香在忙着时,小女孩正在玩着手上的贴图,那是同学借给她的。真正属于她唯一的玩具只有一个圆圆的、带着角的小塑料球,是路旁捡的。

“培养小孩上学、给老公治好病,将来还是好的家庭。”陈乐香有些唏嘘。她不记得自己窝棚搭建的日子,甚至不记得自己有多少个晚上从梦中哭醒,但她却记得女儿说过的话,稚气却让她感动。

不管是“爸爸,要争气。妈妈,我帮你扫地、洗碗”,那样的懂事;还是“考七八十分最好,家里条件这么差,考上大学是给你添负担”、“我想将来上大学,赚钱给妈妈、爸爸买房子”,那样的矛盾;还是在电话里对爸爸说:“我要妈妈给你筹钱治病”、对于妈妈的无奈却又安慰:“妈妈,我不怪你,我听话”,那样的贴心……陈乐香记在心里,也痛在心里。

“苦,什么时候才到头。”陈乐香看着自己的女儿,轻轻地说道。而她年幼的宝贝,正被一个小朋友踢着的、用纸捏而成的“球”吸引着,怯怯地走过去,然后开心地一起玩了起来,笑得那么灿烂……

【收藏网址】 【打印页面】 责任编辑:孙成学
0

相关文章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