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功“弥勒佛道”覆灭记

发布时间:2016-06-29 17:47 作者: 姚文 来源:荆楚网

图片1

5月的鄂西,山雾缭绕,群峰浮天无岸。湖北恩施州巴东县茶店子村58岁农民田祚勋摊开双手,顿感掌心一阵凉意,他荒唐地认为是"发功了"!

田祚勋口中的"发功"正指"弥勒佛道"。为了练功修仙,他曾一口气交出3000元的学费,这相当于他全年不吃不喝的收入,但他什么也没学到,还因等级最低而不许过问。

QQ截图20160629174823

缴获的该组织成员的银行卡.

前奏——“弥勒佛道”是什么鬼

今年流行网络词"什么鬼",表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或什么东西!那么,要想知道"弥勒佛道"是什么鬼,就要扒一扒该组织的来龙去脉。

时针拨回至1987年,黑龙江人张宏堡在北京自编自创了"中功"(中华养生益智功),这是一套以唯心主义、有神论为基础,反社会、反科学的理论体系,散布"世界末日论",有其明确的政治目的和反动的政治纲领。

受上世纪90年代"气功热"影响,"中功"一度拥有大量学员。后来该气功组织被定为有害气功组织,其学员绝大多数离开了该组织,少数几个骨干逃到了美国。

到2006年,张宏堡在美国死后,境外"中功"主要骨干张晓排除异己,成立新的挑头式人物,并通过互联网加强对国内的指挥煽动,国内"中功"地下组织开始了"二次起功"。

一批原"中功"骨干以"中功"的歪理邪说为基础,创立了名为"弥勒佛道"的非法组织,进行传销、培训、骗敛钱财,以商养功。

 伪装——撕开"太爷爷"神秘面纱

这股妖风,吹燃了"中功"骨干李长禄心中的一团死灰。

2011年10月,李长禄在山东济南,召集原"中功"组织"金钢线"上级别的成员,谎称自己接到"太爷爷"(元始天尊)、"董事长"(张宏堡)的信息,要其重整旗鼓、重新发扬"弥勒佛"的指示,开创一个新的时代。

李长禄借机成立了"弥勒佛道"组织,以原"中功"理论和迷信思想为基础,编造了"总体纲领""宗旨目的""四大宏愿""三个使命"的完整理论体系,在全国设立总、分公司,以办班授课、布设道场、销售信息产品等聚敛钱财。

他搬来太爷爷、弥勒佛、太上老君和3位中共领导人列为信徒跪拜的"六位老人",以此来掩饰其天方夜谭的谎言:"弥勒佛"理论是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理论体系,世界正面临第六次生物大灭绝,要实现共产主义非得要弥勒佛来指导不可。

为树立自己至高无上的权力和地位,他建立了等级森严的组织架构,把成员划分五个等级,并采用一套十分严格的保密制度进行控制,要求单线联系、频换手机号、冒用他人身份、设置通话暗语、尽量减少与圈子外人的接触等。

"只有我一个人能接受太爷爷、董事长的信息,因为其他人如果接收了,我的管理就出现了问题,下面也乱套了。"李长禄曾扬言。

对成员进行思想控制和洗脑后,李长禄用他人名字注册了两个公司来做实业,要求成员的日常生活用品都由公司统一团购,并宣称:"这些产品都是佛祖加了'功法信息'的",要求信徒多吃多积累功德,不准对其销售的产品讨价还价。"其中,一盒400元成本的"长寿合金",卖给信徒高至1200元。

一年多时间内,"弥勒佛道"非法组织在全国迅速膨胀,发展了4000余名信徒,遍布全国23个地方,敛财约1041万元。

覆灭——24小时内全部落网

囹圄之中的李长禄大惑不解,他精心策划且时间不长的犯罪组织,竟然会被警方快速识破。那么,警方又是如何剥开他的层层伪装?

打开尘封的案卷,当时案件的一幕幕立即浮现在了巴东县公安局办案民警的眼前。2013年9月,恩施州巴东县铁路公安在例行检查时,在野三关火车站查获两名从事秘密活动的"中功"人员,收缴"弥勒佛道"资料26本。

这一异象立即引起了高度重视,被列为部督专案,由公安部主导,湖北主侦,其他涉案地配合侦查。

从2014年1月起,全面开启"破案会战"。

专案组汇集邪教人员信息库进行对比,排查出66名嫌疑对象,其中叫"罗文军"的身份信息近万条,且有交叉矛盾的情况。专案组跟踪调查发现,该组织首要分子李长禄冒用"罗文军"身份频繁活动的内幕浮出水面,为侦破全案打开了局面。

经过近半年多的秘密侦查,"猎剑五号"专案人员基本查清了其组织体系、精神控制、活动内幕、敛财方式。

经判断,专案组认为抓捕时机成熟,于2014年8月21日,果断下达抓捕行动命令。

距抓捕命令发布18分钟,该组织的湖南省级经理、茶油经营负责人宋军、湖南省会计成爱英、物流发货人蒋良桂,在湖南桃源县给信徒定制月饼时最先落网。

抓捕行动中,分布在全国的前20名骨干份子的抓捕异常顺利,但仍有1人漏网,抓捕专班在接到指挥部撤回命令后,仍不放松,经连夜工作,硬是设法抓捕到位后才"鸣金收兵"。

全程历时23时10分,抓捕行动圆满收关。

同时,冻结该组织资金1032万元,扣押银行卡73张、收缴帐本67册、宣传书籍82本、手抄笔记1532本、复印资料53份及多件内部经营的"信息"产品等。

图片3

缴获该组织给信徒吃的号称能治百病的药草.

 服法——依法治理邪教的实践样本

"这是恩施州建州以来最大的抓捕行动。"专案民警说。

接下来,专案组抽调了54名经验丰富的民警参与审讯工作。

在专案民警口中,首犯李长禄"很难搞"。在全国统一行动中,他曾多次受到打击处理,都是"零口供"。而其余成员大多数是身体不好、年龄偏大的下岗职工和家庭主妇,有洗脑的经历,抵触情绪非常强烈,来自全国各地,在审讯中语言交流比较困难,有的成员故意以"听不懂"而三缄其口。

这使得参战民警倍感压力:"虽然法律重证据、轻口供,但没有人现身说法,证据链也不能完整。"

正当案件遇"梗塞"时,巴东县公安局副局长生了一个念头,他准备试一试,"当时我联系了建始看守所的老同事,准备给李长禄换个关押环境,或许会有所突破"。

在漫长地转移途中,沉默多日的李长禄,在转移途中终于开口了,并拍下了一段视频:"指示":"这个事不能做了,是违法的,你们配合政府把事情讲清楚。"帮助其他信徒也如实交代违法犯罪的事实,极大地提高案件的侦破进度。

通过几天的审讯攻坚,捷报纷纷传来:任丽云、章勤、马秀清、彭雪云、李咏梅等一批骨干成员先后认罪。至9月5日上午,20名骨干成员全部交待清楚,至此案件成功告破。

2016年4月1日,恩施州巴东县人民法院依法对李长禄等16名被告人公开宣判,以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,分别判处2至6年不等的有期徒刑。

该案审判长姜涛表示,我们客观分析了各犯罪嫌疑人在共同犯罪当中的地位、作用等犯罪情节,以及认罪、悔罪的态度,对法定从轻、减轻处罚的情节予以审查认定。

历时2年零7个月终于画上圆满句号。此次成功侦办"猎剑五号"部督专案,是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依法治理邪教的一次生动实践。

图片4

缴获该组织卖给信徒的保健产品.

 蛊惑——是"佛"还是祸

俗话说"月有阴晴圆缺,人有旦夕祸福",谁都不可能一帆风顺,每个家也不可能不经历各种事情,但偏偏有些人在这样一个特殊时刻,觉得需要具有神秘力量的人出现,才能化解危机。

信徒程虹(化名)就是这样的人,1964年出生于山东农村的她,"孤苦伶仃"伴随着以往的人生:"从小就是孤儿,20岁因无生育离婚,此后又经历了一段噩梦般的婚姻,至今没有一个亲人,也无任何财产。"

2010年,沉浸在第二段婚姻失败中的程虹,加之疾病缠身,急需找到精神的宣泄处,"我想活着也无任何意义,那就信佛吧,行善积德"。

经主动咨询,她打听到"信弥勒佛道能够帮她脱离苦海,吃了‘加持'的产品,更是能改变基因,改变命运"。

服用一段时间的丹粉、长寿合金后,陈红感觉并无效果,反而颈椎腰椎疼痛加剧,腿部出现大面积麻痹,几次晕倒更是摔坏了多处骨头。"我心生疑虑,他们却说药没效果是因为我心不诚。"

2014年被捕入狱,程虹清醒地认识到"弥勒佛道"的丑恶嘴脸,但她庆幸因为穷没有吃那么多"产品",担忧的却是罪名会影响她的后半身,找个老伴都难,孤独终老命更苦。

相信到这,你会拍着腿说太可惜了!赔了身体又折了余身,迷信让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。

李长禄万万没想到,自酿毒酒也让其家庭支离破碎:"原来就在闹离婚,再加上我劳教出来后继续搞'认祖归宗'活动,一直没管过家,也很少在家呆,连孩子读书也是我父母供的,所以妻子和我离婚,孩子不理我。一想到老家80岁的母亲,我很痛心。"

 归途——驱散迷信"雾霾"

不同于田祚勋"发凉"的手心温度,气功在中国已有数千年历史,长期习练气功者,手心温度会升高,就像感冒发烧那种感觉,但这个温度是内藏在手心里,这就是气功中的"养"。

那有人会说,现代社会人们受那么多教育,媒资也很发达,为什么有人传播迷信,有人就会深信不疑,这其中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?为打开人们的心结,湖北省反邪教协会配合有关部门,邀请我省高校法律界、体育界的教授接受了媒体的采访,为人们解疑释惑。

武汉体院传统体育理论与养生教研室项副教授说:"弥勒佛道"的群体受害者有一些特征,中年妇女、农村偏远地区、文化素质偏低。女性到35岁、男性到40岁,生理机能开始走下坡路,本能产生一种意识,想锻炼身体维护健康,容易在有需求感的时候走误区,而这恰恰是社会需要关注的。

如何正确识别健身气功和有害气功?项教授建议:有害气功历史很短,上世纪八、九十年代才产生,并且层出不穷、花样百出。习练者可选择经历千年历史检验、国家体育总局推广的健身气功,包括易筋经、五禽戏、六字诀、八段锦、导引十二法、十二段锦、大舞、马王堆导引术、太极养生杖9套功法。  

【收藏网址】 【打印页面】 责任编辑: 谭楚
0

相关文章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